跳转到主要内容

山在白云中:欧洲的“新纳粹”是怎样产生的?

推荐者: 言叶 / 日期: 周六, 6月/25/2016 - 15:33 / 时事类标签: 欧洲, 瑞典, 伊斯兰, 难民危机

接纳难民的政府不秉承依法治国,比两少一宽还要两少一宽,反倒去怪自己的国民不宽容。欧洲政客们为证明自己正确,对本土居民逆向歧视,给了新纳粹充足的弹药,文章说的是事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必须实实在在的平等,不该有法外之徒,这是基本的常识。催生欧洲灾难的,恰恰是欧洲大陆弥漫的白左极度精英优越感。难道是欧洲这届的人民不行,让现在执政党失去选票?

任何一个理性的人,大概都是不会接受“XX民族都是好人或XX民族都是坏人”这种绝对的观点的。一个民族既然是由众多的个体组成,那么,它就必然会存在人渣,也会存在好人,这才符合事实。因为自己遇到了某个民族里的个别好人,于是就认为该民族都是好人,和因为遇到了某个民族里的人渣,于是就把该民族一棒子打死,认为该民族都是人渣。我们可以说,这样的人是极其天真幼稚的。对这样的人,尤其是后者,我们又通常称之为“种族主义者”,对他们的行为称之为“种族歧视”。

而事实上,在一个国家里,部分平民因为亲身经历或道听途说而对某个民族整体产生偏见,仇恨该民族的所有成员,这样的“种族歧视”所造成的后果其实并不会太过严重。因为偏见源于无知,只要这个国家的政府能够始终秉公执法,牢牢把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论犯罪分子属于哪个民族,一律严惩不贷,强力维护社会秩序的原则,那么,在铁的事实面前,部分平民种族主义者由于个人无知导致的偏见并不能在这个国家煽动起什么风浪来。

真正会在一个国家导致严重后果的是,某个民族的个体犯了罪,本应该秉公执法的政府却坚决不认同这个犯了罪的个体代表的仅仅是其个体,不能代表其所属的民族,而是对其所属的民族身份而存在种种顾虑,特别是害怕依法对其进行处罚引发一个国家内部的民族矛盾,破坏民族之间的团结。所以在处理时,不是依法执法,而是存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理,不是对该民族犯了罪的个体有意进行偏袒,要求受害者妥协退让,就是怕麻烦视而不见,以及隐瞒其犯罪事实和民族身份。我们可以说,这样的政府自己就是种族主义者。因为它并没有认识到每个民族都有守法的好人和违法犯罪的人渣,每个人只能代表自己,而是先入为主的认为,该民族的全体成员都是不守法的人渣,一旦对该民族犯了罪的个体不偏袒,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就会引发该民族全体发生动乱。

部分平民种族主义者产生的原因上面已经说了,是由于无知导致的偏见,而本应该中立却不中立的政府的这种做法,实际上就对整个社会产生了一种误导,它给受害者所属的民族灌输、强化“XX民族都是人渣”的错误认识。因为不中立的政府在偏袒某个民族犯了罪的个体时,考虑的不是个体如何,而是其所属的民族。因此,政府的偏袒本来是由于害怕破坏民族团结,所以才大事化小事的。结果,长此以往下去,非但没有化小,一件小事也会变大,矛盾越积越深。小事或许会被忘记,但仇恨却随着时间越来越刻骨铭心。受害者所属的民族本来想要的仅仅是一个公道,是政府秉公执法,是某个民族犯了罪的个体受到法律处罚。结果,在不中立的政府的一再有意偏袒、隐瞒等错误做法下,受害者所属的民族被彻底激怒,他们感受到的是自己作为一个民族在这个国家里被歧视,而伤害他们的民族作为一个民族被优待。所以,他们将会对伤害自己民族的个体所属的民族整体的仇恨,他们想要的是对该民族整体的报复。

这是欧洲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比如有“欧洲强奸之都”之称的瑞典。

年初,德国科隆发生大规模跨年夜性侵案后,德国警方和媒体被指责故意对公众隐瞒犯罪事实。但帮助罪犯隐瞒犯罪事实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德国,早在去年、今年已经很早以前开始,瑞典警方就已经对穆斯林难民性侵女性的案件保持沉默了。科隆性侵案发生后,瑞典媒体《每日新闻报》展开独立调查后发现,许多年轻瑞典女性遭到穆斯林难民的性侵,结果她们在报案后警方却选择隐瞒下来。瑞典警方说,因为瑞典右翼党派民主党反对接受难民,所以他们隐瞒了许多难民犯下的案件,因为他们害怕右翼党派拿这些案件进行反难民煽动。《每日新闻报》讽刺地说:“在瑞典政府看来,瑞典国内的右翼政治党派似乎比来自中东的‘贵宾’更可怕。为了洗白他们,司法机关向公民们掩盖了事情的真相。”

丧失公正性的瑞典政府长期以来赤裸裸地对难民进行偏袒,爱犯罪的人渣而不爱守法的公民。于是,自然会激起不愿意束手待毙的瑞典人对穆斯林难民的仇恨。而且,他们仇恨的对象不仅仅是违法犯罪的难民,而是所有的难民。

1月29日,上百名蒙面黑衣人在瑞典首都中央车站一带散发反难民传单,并对遇到的儿童难民进行殴打。事后,组织这次活动的新纳粹组织“瑞典抵抗运动”发表声明称,“警察无力打击难民罪犯,我们别无他法,只好自己动手清理罪犯。”并呼吁全国其他地方也对难民发动攻击。

瑞典政府谴责这种行为,说这是种族主义分子煽动社会仇恨。但是,反对接受难民,尤其是反对穆斯林难民,认为伊斯兰教是“非瑞典”的极右翼瑞典民主党的支持率反而越来越高,一跃成为议会第三大党。这说明什么呢?

丹麦、德国、法国、奥地利……欧洲的极右翼政党从不成气候的小党派,获得的支持率越来越高,这又说明什么呢?

这些国家收留了大量的难民,为难民们提供了福利,然而,这些国家的人们却惊讶的发现,当他们被分享了国家资源的个别难民侵犯时,他们的政府非但不能保护他们的安全,而且还对他们发出的抗议斥之为“种族主义”“新纳粹”。他们养活了所有的难民,还要对犯了罪的难民忍气吞声。他们没有亡国,却变成了自己国家的二等公民。

这不是种族分子煽动仇恨的结果,而是真实感受。

欧洲的“新纳粹”是怎样产生的?欧洲的“新纳粹”大概就是这样产生的。

评论

长城长 周六, 6月/25/2016 - 20:47

好文章。谁把它翻译德语/英语!

不过一不小心就会被戴纳粹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