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罗兴亚人:一个在佛教国家缅甸被抛弃的穆斯林民族

推荐者: 言叶 / 日期: 周日, 4月/24/2016 - 20:36 / 时事类标签: 中国, 缅甸, 伊斯兰

按:罗兴亚人作为佛教缅甸的唯一一支穆斯林族群,人数有上百万人,绝非善类,连同为伊斯兰族群的马来西亚都不肯接受他们,是有其原因的。看看云南所收留的几万罗兴亚人难民之所作所为就可见一斑,不仅在当地强制推行沙利亚法,还帮助新疆东突恐怖分子偷渡国外。

 

据凤凰网报道,2016年4月18日,第100届普利策奖公布,新闻类“公共服务奖”由美联社记者耗时一年,以班吉纳村为对象,揭露东南亚渔猎大量使用奴工的“血汗海鲜”报道获得。同样生活在缅甸、同样容易被骗、同样挣扎在生死边缘的还有罗兴亚人。罗兴亚族是主要生活在缅甸的少数民族,被缅甸人称为宾格力人,不承认他们是缅甸国民,而是来自孟加拉的移民者。

2012年6月16日,宗教冲突彻底摧毁了这个罗兴亚女孩的家。冲突中2500多处民宅被毁

缅甸人几乎都是佛教徒,罗兴亚族人则全是穆斯林,因此立场宗教差异鲜明,这是缅甸人不欢迎罗兴亚人的原因之一。根据非正式统计,罗兴亚人虽然是少数民族,但是人数近百万人,他们很多都是住在缅甸与孟加拉的边境。

2012年6月13日,为躲避宗教迫害逃离缅甸的罗兴亚人在偷渡到孟加拉国时被孟过边防拦截

缅甸政府在1982年颁布了新的《缅甸公民法》,明确地拒绝承认罗兴亚人是缅甸公民,将他们列为孟加拉人。问题是,孟加拉政府也不承认罗兴亚人是该国的公民,因此罗兴亚人成为“没有国籍的偷渡客”,遭到逮捕与驱逐。

2014年4月1日,缅甸若开邦,缅甸警察进村协助进行人口普查,普查结果不承认罗兴亚人的公民地位

缅甸移民和人口部副部长吴觉觉温于2013年2月20日举行的人民院会议上说,在缅甸100多个民族中,没有罗兴亚族。缅甸罗兴亚人在没有获得政府的允许下,不能结婚与生育多过两名孩子。据了解,不只是宗教与种族身份鲜明,主要的原因是罗兴亚人有意独立自立国家,一些激进派罗兴亚人成立武装部队对抗缅甸政府,影响当地社会的安宁。

2012年10月27日,缅甸武装警察参与强拆缅甸西部罗兴亚人居民点

也有评论指出,当年英国殖民缅甸时期,缅甸的若开族和缅族共同反殖民,但是罗兴亚人却倾向英国殖民政府,目的是希望英国允许罗兴亚人成立伊斯兰自治政府。在缅甸独立后,罗兴亚人被秋后算账,缅甸人认定罗兴亚人搞分裂主义,制造宗教纷争。

缅甸当局拯救一艘载有200名罗兴亚人的船只

罗兴亚人在缅甸不能合法工作、接受教育、拥有产业等,极为贫穷,备受歧视与打压。2012年的种族冲突事件进一步加剧缅甸人与罗兴亚人的仇恨,为了逃避迫害甚至杀害,大量罗兴亚人逃离缅甸。

2009年2月3日,在泰国打黑工的罗兴亚人收到雇主虐打

大部分罗兴亚人居住的若开邦是一个靠海的地区,与若开邦比较接近的国家是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泰国、马来西亚与印尼,在生活条件的考量下,泰国、马来西亚与印尼成为罗兴亚人迁移的目标。

2009年1月7日,偷渡去印尼的罗兴亚人在海上遇险获救

据报导,罗兴亚难民船曾抵达马来西亚水域,但是马政府在提供粮食与燃油给他们后,将他们送回公海。

2015年5月,飘在海上的罗兴亚人

 

 

在利益的驱使下,一部分罗兴亚人也开始干起了出卖同胞的勾当。罗兴亚人本身成为人蛇集团代理,将同族人卖到国外当苦工。有许多罗兴亚人在背后操纵人口贩卖活动,已是公开的秘密:“我感到羞耻和伤心,因为罗兴亚人本身成为人蛇集团主要代理。”一名自称为哈山的消息人士说。

2016年3月15日,贩卖罗兴亚人的蛇头被捕受审

“他们竟能对同族人如此残酷,全是为了钱。”“就是他们负责处理来自孟加拉的罗兴亚难民出境,在偷渡之前,乘船前往马泰边境森林区的转站营。”“人蛇集团提供的木船,相信是从孟加拉的德纳夫出发,该地点与缅甸的蒙都市毗邻。”哈山透露。

2015年5月,在孟加拉国被捕的偷渡者,他们将面临法庭的审批

哈山透露,若偷渡者没付钱,人蛇集团将对他们作出残酷行为。他说:“没向人蛇集团付钱的罗兴亚人将被囚禁及殴打,直到他们的家人付钱为止,然后才偷渡出国。”

2015年5月2日,泰国警方在泰国南部一个偏远林地里,发现了50多具移民的遗骸,随之被发现的是一个人口贩卖的集中营。这里被埋葬的就是来自缅甸的罗兴亚人。他们被人贩子带到泰国与马来西亚交界的地方。据称那里是人贩子的一个据点,人贩子把他们困在这里之后抛弃了他们

这里曾是人贩子往马来西亚偷运人口的据点。人贩子把他们关进竹笼里面,直到把他们送到马来西亚获得全额的人口贩卖款。这些死难者大多是被饿死或者病死的,他们被困在这里等待赎金帮他们偷渡到马来西亚。

当这些人贩子面对威胁时,迅速逃跑并抛弃了这些被困在笼子里的人。死去的人已经高度腐烂,唯一的幸存者被送往附近医院治疗。据称,当地约200名士兵、警察和救援队员要花费约1个小时才能在地形复杂的林地里穿行到人贩的据点。据当地警方称,那一次人贩子可能一共困住了约300人。

被发现的尸体已经高度腐烂

当地救援队在发现尸体后把他们运走

埋葬不幸遇难的罗兴亚穆斯林

 

 

尤其是佛教徒居多的缅甸,长期迫害信仰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为求自保,许多罗兴亚人设法筹钱,付给人蛇集团,逃往海外,形成东南亚自越战以来最大移民潮。

2012年6月10日,缅甸实兑,罗兴亚人与佛教徒发生冲突,大量民宅被烧毁

罗兴亚人长期受缅甸迫害,尽管在船上饱受煎熬,还是要冒着饿死、渴死的危险,逃离缅甸。但是,由于各国近几年积极打击跨海人蛇集团,因此人口贩子时常将移民弃于海上,导致他们无法返国,其他国家也不愿意伸出援手,移民者俨然成为飘在海上的孤儿。

2012年6月19日,试图偷渡的罗兴亚人在边境处的河边滞留,河上是官方边防巡逻的船只

来自缅甸若开邦的19岁罗兴亚少女莎拉姆表示,几天前,船长接到电话后便乘着快艇,扬长而去,离去之际还破坏船的引擎。她说:“假如我知道渡海如此可怕,我宁愿死在缅甸。”莎拉姆啜泣诉说:“船上没有粮食没有水,大伙情绪暴躁、争斗不休,孟加拉国人认为船长是罗兴亚人,所以拿棍棒和刀子攻击我们,我的哥哥在斗殴中丧命,尸体被丢入海中。”

漂流海上、沦为难民的罗兴亚人

印度尼西亚当局曾在邻近海域打击人口贩子,但是人道救援组织指出,打击举动促使人口贩运集团放弃船只,并留下移民者自生自灭。另一名19岁幸存者伊斯拉姆也说,由于船长弃船,数十人死于饥饿或斗殴。他表示,一名男子至村里问有没有人要搭船至马来西亚,殊不知挤上又窄又热的船之后,船长暴力以待,并要求每人再缴一笔钱。伊斯拉姆说:“我们要求喝水时,船长便用缆绳鞭打我们,完全无力招架。”

2015年5月,在海上漂流的罗兴亚人获救,分配食物和水

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仅2013至2015年,就有超过12万名罗兴亚人搭船离开缅甸、逃往其它国家。但周遭国家却选择漠视,深怕大批贫穷、未受教育的移民者蜂拥而入,不愿意对他们伸出援手,移民进退两难。

2011年8月19日,逃到孟加拉国的罗兴亚人从事最原始的海上捕鱼

罗兴亚人定居缅甸已经好几世代,人口约130万,但仍被视为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缅甸官方声明曾指出,因为罗兴亚人拒绝承认自己是缅甸公民,因此缅甸政府不会允许这些非法移民回国。缅甸新闻部长耶塔曾说:“大部份人口贩运受害者都说他们来自缅甸,但除非可以辨认身份,否则无法确认难民来自缅甸。”

2010年3月7日,灾难民营勉强求生的罗兴亚人母子

 

 

据说,一艘在印尼岸外漂流的偷渡船在靠岸前就曾发生血腥殴斗,船上的罗兴亚人和孟加拉人以刀斧、铁棍互相攻击,造成至少100人死在海上。出事的偷渡船当时已被船员遗弃,船上数百人陷入孤立无援的困境,最终因粮水问题而大打出手。

偷渡到马来西亚的罗兴亚人表示,他们常集合整村积蓄,换取一个青年离乡的机会。然而,偷渡集团收取的船费,从7年前200万缅元(约11200元人民币)涨至现在的1800万缅元(约10万人民币币),给不出船费还会遭毒打。

2015年5月15日,刚刚通过偷渡抵达印尼的罗兴亚人

在非法难民营中,偷渡客每日只有一餐,每周只能到河流中洗澡一次,会在那里渡过长达3至6个月时期。中介人如果收不到中介费,就会毒打男性偷渡客,女性偷渡客则会面对被轮奸的下场。

2014年4月24日,流离失所的罗兴亚儿童严重营养不良

2013年5月15日,流离失所的罗兴亚人躲在一处破败的清真寺中

2015年5月,偷渡到印尼亚齐的罗兴亚人

2015年5月15日,在印尼亚齐获救的罗兴亚难民,身体状况堪忧

2015年5月19日,抵达印尼的罗兴亚难民参加吃饼比赛

2015年5月,难民营中,一名男子拿着失踪儿子的照片。他的儿子被骗走绑架,并要求支付赎金

2015年6月4日,难民营中没有供水,下雨时罗兴亚人接雨水饮用

评论

言叶 周日, 4月/24/2016 - 21:59

云南瑞丽,变成了罗兴亚人的乐园。云南瑞丽收留了一万多名罗兴亚人,结果这些人不仅不感激,还贩枪贩毒,最后还跟东突搞到了一起,现在弄得政府进退两难。

虽然看似可怜,但是这个种族似乎并不值得同情。首先他们是在英国殖民时期移民过去的,并不是当地人。后来随着他们人多,开始反客为主。以前作为维系英国殖民的二鬼子的时候,没少欺压当地人。当英国衰落,开始出现权力真空的时候,靠着英国人以前给他们的军火,开始有组织地大量屠杀不信教者,也就是原住民。后来缅甸其他地方反应过来了,要对付他们了,打不过人家,又怂了。喊着民主,人权,还想着在他们人数占大头的地方建伊斯兰国。所以,个人对他们现在的境遇没有丝毫同情。

烧佛教庙宇  拆毁佛像  殴打杀害和尚教徒的时候有这个觉悟就不会有这后果了。

1,罗兴亚人定居缅甸已经好几世代,人口约130万,但仍被视为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2,也有评论指出,当年英国殖民缅甸时期,缅甸的若开族和缅族共同反殖民,但是罗兴亚人却倾向英国殖民政府,目的是希望英国允许罗兴亚人成立伊斯兰自治政府。一篇毫无公正性可言的文章,但是还是从文章中可以看出,这些东西是先在缅甸定居,然后就谋求成立独立的伊斯兰政府.那整个文章就可以理解了,为什么这些人会有这样的遭遇,到别人的土地上使用暴力活动谋求独立,那不是找死是什么,有一个词可以很好的形容这种做法,自作自受.

 

万宝龙 周五, 10月/14/2016 - 21:03

罗兴亚人确实有在缅甸生活了好几代的,但更多的是英国殖民时期过去的!目前我还没有具体的数据,不过呢我想谁也不会有准确的数据吧!但大多数那是英殖民时代过去的这点确定无疑!这些人,典型的穆斯林作为,妄图实施伊斯兰法律,在哪里都不会受欢迎,可悲可叹,我国居然让他们钻了空子跑进了一万人,沙甸禁酒,平凉禁肉,新疆独立,回民聚众闹事,难道伊斯兰教徒给出的教训还少吗?

言叶 周日, 4月/24/2016 - 22:01

罗兴亚人就是英国殖民时期带入缅甸的孟加拉人,长期以来,他们也自称是孟加拉人。“罗兴亚人”是一个很晚的说法。70年代,随着人口增加,罗兴亚人不断对若开邦的若开人土地蚕食,攻击本土居民,这引起若开人极大的仇恨,认为外来移民鹊巢鸠占,反客为主,是侵略。后期,在缅甸的孟加拉移民进行了武装独立,试图建立伊斯兰教国家,更是激起缅甸国内巨大的反击。缅甸政府虽然不得人心,但打赢了这场对孟加拉人叛乱的战争,虽然若开人和缅甸的缅族人也是相互仇恨,也开展独立战争,也希望打击缅甸人的入侵,恢复若开国,但在这场战争中,都一致反击罗兴亚人叛乱。


在缅甸的孟加拉移民的独立战争中,巴基斯坦提供了大量武器支援,后来因为西巴基斯坦(现巴基斯坦国)的各种歧视,歧视黑皮肤的穆斯林(孟加拉人),东巴基斯坦在印度怂恿和支持下独立成为孟加拉国。孟加拉国要求在缅甸的孟加拉移民和东巴基斯坦划清界限,但被独立武装领导人骑墙,认为东巴基斯坦支持很重要,导致这些在缅甸的孟加拉移民的母国也反感他们,甚至将逃到孟加拉的部分难民也驱逐出孟加拉国,认为他们是叛徒。所以,这些在缅甸的孟加拉移民后来为避嫌以及被误认为是孟加拉干预缅甸内政,改称自己为“罗兴亚人”,实际上,他们历史上长期自称孟加拉人,说得是孟加拉语,但母国拒绝,无处可去,所以大部分逃难的罗兴亚人只得逃亡东南亚和中国。


为什么罗兴亚人不逃亡更富裕的阿拉伯国家呢?因为阿拉伯国家同样充满对黑皮肤穆斯林的种族歧视,阿拉伯人也是最早贩卖黑奴的,历史也持续最长,直到现代的南苏丹问题,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焦炭一样黑的北苏丹阿拉伯人(估计历史上和黑人混血太多)都歧视南苏丹黑人。因为所谓“阿拉伯人”也是多种族的,“阿拉伯人”定义本身就是一个学术争议话题,黎巴嫩人和意大利人长相没啥区别,北苏丹人或埃塞尔比亚人很大一部分皮肤和黑人一样黑,哪怕阿拉伯半岛的沙特,很多人其实也是有不少混血。由于几次对以色列的惨败,叙利亚卡扎菲后期对自己所属的“阿拉伯世界”很失望,也失去了认同感,认为自己是属于非洲,是非洲人,要做“非洲之王”,宣称自己所属的柏柏尔人虽然说阿拉伯语,但不是阿拉伯人,和埃及本土的科普特人一样,是被阿拉伯人征服后才被迫阿拉伯文化的,他本人也用奖金鼓励黑人和利比亚的“阿拉伯人”广泛通婚,很多雇佣兵都是来自黑非洲,特别是塞内加尔。这也是其它中东阿拉伯国家想推翻他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阿拉伯文化普遍认为,黑人是劣等人,是玷污了高贵的阿拉伯人和穆罕穆德的血统,卡扎菲是分裂阿拉伯世界,太特立独行。阿拉伯之春中,被西方媒体忽视的是在利比亚的种族冲突,但在黑非洲被广泛报到。伊朗国家电台也曾经曝光出一名沙特皇室成员在迪拜旅行时被人权组织窃听后发出的种族歧视言论“我一点也不喜欢那些黄皮肤和黑皮肤的穆斯林,它们被我们一句你是阿拉伯人就被耍的为我们成批卖命和死亡,还一厢情愿的认为我们拿他当朋友看,我真的觉得它们傻透了”。该录音在中东穆斯林交流论坛被转发后遭到彻底封杀。实际上,潜意识里,在中东,那些没有所谓圣人穆罕默德血统的穆斯林,也就是那些非阿拉伯人穆斯林是被阿拉伯人认为是异类,低等类型的穆斯林,他们在阿拉伯世界中应该做奴隶之类,所以在阿拉伯国家,其它国家穆斯林的普遍带有歧视,“世界的穆斯林都是一家人”是一种严重幻觉。


而逃亡东南亚也不是顺风顺水。最近的中南半岛都是佛家国家,虽然国家之间矛盾重重,比如柬埔寨和泰国,泰国和越南,柬埔寨和越南,缅甸和泰国之类都有各种领土或其它争端,但在对待罗兴亚人问题上,空前一致,都或多或少或明或暗排斥他们。逃到泰国的罗兴亚人很多直接在海上就被驱逐,进入到泰国境内的很多就被强制做现代奴隶,捕鱼之类,如果死了,直接扔入海里。


有一些西方媒体报道,缅甸军政府在过去暗地里,有逐家逐村消灭他们的行为,但已经被缅甸官方驳斥。但平息罗兴亚人叛乱后,缅甸全面公开采取歧视政策也是公开秘密:要求罗兴亚人不能擅自离开自己的村庄,出门必须领取证件,不能生育两个小孩,禁止任何佛教徒和他们通婚,法律上要求,如果一个穆斯林和佛教徒结婚,那么这个穆斯林必须或强制归化为佛教徒等等,不能领取任何可以定义为缅甸公民的身份证明。实际上,缅甸其它少数民族,包括缅族也有穆斯林,只是没有受到这种对待,除了婚姻问题外。因此,某种程度上,这也是种族冲突。


对于东南亚穆斯林国家来说,马来西亚过去则比较乐意接受他们,每次选举前,都接受大量移民,突然冒出一大堆“马来人选民”,原因也很奇特:选举。因为马来西亚执政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简称,UMNO巫统)为了能在大选中获胜,形成对华人等团体的人口选票优势,只要是外国穆斯林移民,愿意投国阵的票,都列入“马来人”,包括罗兴亚人,一旦和马来穆斯林结婚,或者为信奉了伊斯兰教,不管哪个种族的外国人都列为“马来人”,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本身也是并非纯粹的马来人,而是南亚穆斯林后裔。因为教育程度低,犯罪率高,马来西亚实际上也渐渐对罗兴亚人入境进行了限制。印尼人和马来西亚人虽然语言上有相通之处,但对于印尼民族主义者来说,马来西亚是冒牌的“马来人”和“马来文化”,很多人从血统和种族来说,都不是马来人,真正被印尼认可的马来人是那些在马来西亚乡村地区的人,只有印尼人才是正宗的马来人,才能代表马来文化。虽然很多印尼人皮肤也不白(除了有华人或西方殖民者血统外),但本身也是十分歧视黑皮肤人种,包括穆斯林,这和宗教无关,东帝汶独立还有印尼警察针对巴布亚新几内亚部分的土著居民(棕色人种)清洗也可以看出来。


菲律宾是天主教国家,南部长期处于穆斯林叛乱分子控制下,基本上形成“南北菲律宾”状态,更不会接受罗兴亚人,而且和马来西亚有沙巴冲突,本国人口也处于爆炸状态,自己还大力鼓励本国人偷渡回“祖国”,去抢占马来西亚控制下的7.5万平方公里的沙巴地区,希望形成人口优势,哪天投票选举,可以让沙巴回归菲律宾。马来西亚也一直拒绝菲律宾的提议:将沙巴问题提交国际法庭处理。所以马来西亚对菲律宾将中国和菲律宾南海争端提交给国际法庭也不吱声,也是这个原因。


罗兴亚人利用缅甸南亚人经商渠道,也部分逃亡中国,得到非常友好的对待,在瑞丽都形成了自己的社区: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71979&pag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