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论穆斯林的人口扩张

推荐者: 言叶 / 日期: 周一, 5月/16/2016 - 23:48 / 时事类标签: 伊斯兰

到2050年,世界人口的30%都是穆斯林,有人可能会说伊斯兰国家都是穷弱小国,历来只是大国的棋子。过去可能是这样,但形势已经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1998年美国的穆斯林人口是860万,预计到2005-2010年将超过1700万。由于美国国内的非洲裔人口热衷于加入伊斯兰教来重新取得祖先认同感,以及东南亚及中东移民的源源涌入,美国的穆斯林在总人口中的比例将继续一路攀高,而另一方面白人人口的比例到2050年将下降到不足55%。而伊斯兰社会有宗教自由与内部团结这两大优势,所以说到五十年后,美国的国内社会生活,以及不可避免的,政治生活,将受到伊斯兰的影响,否则的话美国的国内矛盾将因为穆斯林人口的不退让而激化,这样的一个内耗重重的国家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将远远不如今天的美国。

 

另一个大国俄罗斯,现在的一亿四千万人口中穆斯林占了2000万,而俄罗斯族的人口是以每年一百万的速度下降,对东正教的信仰也早已淡化到可以忽略不计,又加上比邻的中亚国家多是突厥系的穆斯林国家,当俄罗斯族的人口下降到一定程度,伊斯兰成为社会生活中的主旋律绝不是不可能的。在俄罗斯取得政治精英地位的穆斯林又会自然的亲近中亚。

印度,目前印度的人口大约是10亿,其中穆斯林是1.5亿,但是由于伊斯兰教规定每名男子可以娶四个妇女,所以自从印度国内宗教矛盾缓和以来,穆斯林人口的增长一直快于印度教徒,以致于执政联盟内的政党不顾政府关于节育的号召,鼓励印度教徒多生育来抗衡穆斯林。但这方面的问题绝不是靠嘴能解决的,印度穆斯林在周边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兄弟的配合下取得左右政治局势的能力,在几十年后,绝不是不可能的,实际上印度几乎处在回教海洋的包围中,又要学西方搞宗教自由,被迫处于守势几乎是必然的。

欧洲,法国的伊斯兰教信徒据说是很多,而且很明显也比较激进,如果法国哪个政治人物敢对以色列多说几个褒义词,一觉醒来法国又不知道有多少辆多少个教堂被烧毁,而法国人口的增长速度在西欧算是比较快的,这是因为法国的穆斯林出生率相当高,到2030年,法国的8000万人口中穆斯林可能占四分之一,法国人天性懦弱胆怯,绝不是充满攻击性而团结的穆斯林的对手,法国全国最终会像现在的马赛等城市那样在文化上北非化,并且走上更亲阿拉伯的路线。

德国的土耳其人问题比法国可能要轻一些,但是就目前来说也隐约已经很能影响德国政治的决策走向,而这种趋势在未来,最起码是会变的越来越明显的,在这方面北欧各国正在以最快的速度追上来。有人口学家估计2100年白人在欧洲是少数民族,实际上到2050年,欧洲的政治就要很大程度的看阿拉伯联盟的脸色,不然任何政党都无法取得足够的选票,即使侥幸当选也坐不稳江山。东南亚国家里人口最多的印尼,经济相对较发达的马来西亚都是彻底的回教国家,并且在向邻国如新加坡,泰国输出伊斯兰教化,经过几十年后,伊斯兰必将夺取该地区的政治主导权。

中国呢,现在中国的穆斯林人口是2250万左右,在1.1亿少数民族中占大约五分之一。按照最快的速度推算,2050年中国的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30%,也就是4.5到5亿,如果穆斯林人口的速度和其他少数民族一样快(实际上应该更快一些),那么到时候中国的穆斯林可能就是一亿人口左右。中国的回教徒也像别国的一样坚定的相信《古兰经》是指导一切的宝典,一个完美的国家就是伊斯兰国家,也就是完全符合《古兰经》的国家。

综上所述,50年内伊斯兰迅猛的发展将使他成为主导包括国际秩序在内的主要力量。他将不会像美国或者苏联那样以一个统一的强大的国家实体的形象出现,而是通过在所有主要国家内部取得更高的政治地位来影响世界。到2050年时,全球30%的穆斯林人口在年龄结构上甚至还将是最年轻的,换句话说,即便到了那个时候,全球发展最快的,还是伊斯兰,这不是任何一个国家所能比拟的。

 

现在的不少宗教领袖就已经意识到,伊斯兰是比共产主义更能挑战西方理念的理论工具,换句话说,人类历经19世纪以来民族主义,共产主义,资本主义的较量,最终互相决斗的依然不是以国家的形式,而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正如蒙古帝国最终并没有在军事斗争中失利,而是输在了政治与理念上。不管是美国,中国,欧盟,俄罗斯,最终都将很大程度的受到伊斯兰的影响。由于伊斯兰不是一个具体的国家组织形式,他将不可能是暴力可以击败的,所以美国现在选择的犯众怒挑战某些伊斯兰国家将注定是不可能取得最终胜利的。

下面看看具体的国家。

1,俄罗斯。十多年前,苏联解体时,估计俄罗斯的穆斯林人口只有一千万,但三年前的一次人口普查发现登记为穆斯林的人口是一千四百五十万,超过全国一亿四千四百万人口的十分之一。最近人口统计又出现新数字,穆斯林人口超过了两千三百万,向全国人口20%的方向接近。俄罗斯穆夫提理事会主席拉维尔?盖努丁伊玛目说:“这个数字都是俄罗斯本土的穆斯林,不包括中亚和欧洲移民穆斯林。” 他说,苏联解体后发现穆斯林人口猛增的原因很多,有些人在苏联几十年残暴的无神论统治后,不敢公开承认有宗教信仰,其次是十多年来穆斯林人口自然增长,再其次,归信伊斯兰的新穆斯林人数剧增。现在的人口数字接近准确,可信度最高,因为人们逐渐消除了对共产残暴制度的恐惧心理。

此外,没有被计算在内的穆斯林人口是原来苏联的中亚移民,大约在三百万到四百万之间,如俄罗斯境内的阿赛拜疆人、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和塔吉克人,他们都依附在俄罗斯全国各地的穆斯林社区。盖努丁大伊玛目说:“许多地方的俄罗斯公民,改信伊斯兰的人数也在逐年增加,特别是在莫斯科周围的年轻人。他们在精神信仰道路上探索多年,最后选定了伊斯兰,自愿成为穆斯林,而且都是虔诚的信徒。这样的新穆斯林,在俄罗斯族、乌克兰族和白俄罗斯族中最多。”

他说,在苏联解体前夕,伊斯兰就出现了复兴运动,在1991年,全国的清真寺有五百座,但现在的清真寺数量猛增了十多倍,至少有五千座。他多次听到俄罗斯传统东正教教会的担懮,恐怕过不多久,穆斯林人口将超过东正教徒,因为现在登记在案的得东正教信徒是四千万,信徒和人口增长的速度都不及伊斯兰教。苏联解体后,人们模仿西方化,色情与酗酒成为社会弊病,普遍追求今世生活享乐,女子晚婚和少生子女,出生率剧烈下降,与穆斯林地区人口自然增长形成统计对照。

例如,以穆斯林为主的鞑靼斯坦与全俄罗斯人口增长率比较,穆斯林妇女平均每人生1?8个小孩,而俄罗斯妇女平均1?3个子女。鞑靼族的男子平均寿命是68岁,而俄罗斯男人平均寿命只有58岁。

 

俄罗斯伊斯兰社会学家艾莱克西?马拉辛诺夫说:“俄罗斯人口增长率下降是一个大问题,永远不及穆斯林人口增长得快。我不是预言几年后会发生什幺变化,但可以肯定在五十年后必将发生人口对比巨变。就近期而言,最明显的地方是高加索的穆斯林聚居区,和莫斯科地区,穆斯林人口出现了明显超过俄罗斯人的增长速度。”

莫斯科政府同要求分离的车臣打了十多年的仗,其结果,车臣反叛势力没有像普京当初预言的那样被彻底消灭掉,而且车臣周围的穆斯林共和国青年一代大多数同情车臣反叛力量。那个地区的反莫斯科的情绪比战前更加强烈,他们都异口同声责怪莫斯科当权者不人道,继承了俄罗斯民族残暴的传统,歧视和镇压少数民族。穆斯林地区年轻人对伊斯兰的浓厚兴趣同车臣战事不利有直接关系,莫斯科支持的车臣共和国副总理卡迪罗夫本星期宣布,要在首府格罗兹尼建造欧洲最大的清真寺,他的心理就是对这个地区对伊斯兰浓厚兴趣的反应,表白他代表了穆斯林的利益,争取民心。

生活在莫斯科地区的一百五十万穆斯林之中,车臣族有十万,他们都以伊斯兰为团结的凝聚力,用多种方式对莫斯科政府表现不满。马拉辛诺夫说:“在全俄罗斯对伊斯兰势力快速增长,产生了各种复杂的反应,有人懮虑,有人恐惧,也有人对穆斯林不敢相信,担心他们将会有一天,强大到超过俄罗斯民族。现在看来,一切都很平静,但我不敢说,将永远如此。”

2,美国。穆斯林是美国人口增长最快的族群,大约有1千万穆斯林。考察其来历,第一位到达美国的穆斯林是在公元10世纪,之后有四次浪潮。第一次浪潮是在10世纪早期,据说,许多穆斯林是伴随着1492年哥伦布和其它探险家的探险而来的。

穆斯林第二次涌入美国主要是在1530-1850年间,数以千计的西非奴隶输入。同一时期,一些白人皈依了伊斯兰教,其中知名人士如1893年建立了美国伊斯兰教宣教运动的穆罕默德騠虎煓大韦博(Muhammad Alexander Webb)。

第三次移民浪潮发生于1875-1960年,主要是中东和南亚国家寻找良机的人们。19世纪70年代,亚洲和东非穆斯林移居加拿大和美国,主要原因是有些国家机关如坦桑尼亚接受了社会主义及乌干达阿迪-阿明(Idi Amin)的驱逐亚洲人政策。东非的沙斯(Shias)在多伦多建立了贾法尔伊斯兰中心(the Jamaica Islammic Centre)和纽约牙买加al---khui中心(al--Khui centre inJamaica,New York),以满足其宗教和社会需要。

 

第四次移民浪潮是一波循环浪,这次浪潮并没有在美国海岸终止,而是返回到穆斯林世界。包括数以千计的来自穆斯林世界的学生,他们为获得教育和技术培训来到美国。统计显示,1984年,沙特约有10000名学生,马来西亚约20000名学生,伊朗约50000名学生来到美国。因此,美国穆斯林人口的增长主要基于以下五种原因:

1、先进的工业国家需要熟练或半熟练的劳动力;

2、穆斯林国家的人口膨胀;

3、新独立的一些穆斯林国家,特别是那些有国内压制及多次战争的国家;

4、传统穆斯林世界的许多地方七、八、九十年代的社会动荡;

5、大批就读于美国各大学的穆斯林学生。

 

6、穆斯林族群本身人口的高增长率。

移民美国的穆斯林构成有: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土耳其等欧洲人;南亚的印度、巴基斯坦和埃及人;非洲的尼日利亚和其它国家人;最大的穆斯林移民群来自南次大陆(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国),同时还有伊朗人和地中海东部诸国及岛屿的阿拉伯人,次撒哈拉非洲国家及东欧(阿尔巴尼亚、波斯尼亚、土耳其)等国人。

3,德国。穆斯林人口350万。主要是来自土耳其的土耳其人和库儿德人。

4,法国。600万

5,英国。200万

6,意大利。100万

 

7,印度。1.5亿!!

8,中国。2000万

黎巴嫩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是中东地区唯一不以伊斯兰教为国教的阿拉伯国家,首都贝鲁特是西亚通向地中海的门户。黎国内教派众多(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是两大基本教派),党派林立,人口虽只有300余万,但却有80余个党派团体和不受政府控制的30余支武装力量。自1943年黎巴嫩独立以来,各教派、党派围绕国家权力分配纷争不休。黎巴嫩独立时,维持传统教派政体,按当时力量对比达成妥协:总统、军队司令由基督教马龙派人士担任,总理和议长由伊斯兰教的逊尼派和什叶派人士担任。但是,随着穆斯林人口增加以及约40万巴勒斯坦难民流入黎巴嫩,两派力量对比发生变化,致使黎国内各种势力围绕政治权力和势力范围分配斗争趋于激烈,终于酿成了长达15年的国内战争。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于7世纪形成,历史上曾轮番隶属于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两国。15世纪后期,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打败塞尔维亚,先后占领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并强迫其境内大多数的斯拉夫人改信伊斯兰教。使当地居民成为穆斯林。19世纪下半叶,波黑沦为奥匈帝国的属地。虽然当地的穆斯林与塞尔维亚族人都使用塞尔维亚语,但在民俗习惯、道德标准和价值观念等方面却存在着较大的差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被德、意法西斯扶植的“克罗地亚独立国”傀儡政权实行种族灭绝政策,30万塞尔维亚人惨遭杀害,从此,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两族结下了世仇。60年代末,当时的南领导人铁托(克罗地亚人)和卡德尔(斯洛文尼亚人)曾决定将波黑的穆斯林列为一个民族,同时鼓励其他共和国的穆斯林加入波黑,致使波黑穆斯林人口超过塞族人口。

1991年原南斯拉夫开始解体,波黑联合执政的穆斯林民主行动党、克罗地亚民主共同体和塞尔维亚民主党在未来的国体问题上发生严重分歧,穆斯林族和克罗地亚族担心受塞尔维亚控制而主张波黑独立,塞尔维亚族则要求该共和国留在南斯拉夫内。1991年10月15日,由穆斯林和克罗地亚人占多数的波黑议会宣布波黑为主权国。1991年1月9日,波黑塞族领导人宣布单独成立“波黑塞尔维亚人民共和国。”1992年3月初,全民公决赞成波黑共和国独立,但该共和国中的塞族人进行了抵制。1992年4月6日,波黑塞族人“议会”宣布“塞尔维亚共和国”独立。1992年4月爆发了旷日持久的波黑内战。1992年5月22日,联合国接纳波黑共和国为正式成员国。1994年3月,波黑穆斯林族和克罗地亚族达成协议,合并为穆-克联邦,并同克罗地亚共和国组成联邦。1995年3月6日克罗地亚和波黑、穆克联邦签订建立三方联合司令部协议。同年12月14日,解决波黑冲突的《波黑和平协议》正式签字仪式在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隆重举行。波黑总统伊泽特贝戈维奇、克罗地亚总统图季曼和塞尔维亚总统米洛舍维奇在《波黑和平协议》上签了字。根据该协议波黑划分为穆克联邦和塞尔维亚共和国两个实体,萨拉热窝划归穆克联邦统辖。12月22日,波黑政府宣布,结束在波黑领土上的战争状态。1996年9月14日,波黑进行了首次大选。国际组织对大选情况表示满意。

该文写于200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