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我为什么退出伊斯兰?

推荐者: 言叶 / 日期: 周日, 6月/26/2016 - 17:00 / 时事类标签: 中国, 伊斯兰

我为什么退出伊斯兰   2012-07-18 11:24


一.我为什么退出伊斯兰
    本文记录了我在半年多的时间内由一个伊斯兰文化的记录者,转变为其反对者期间的一些所见所闻和思考。我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我尊重人类的每一个种群。我对伊斯兰教本身是肯定的,但我写的确实是穆斯林需要反思的。介绍一下我自己,父亲回族,母亲汉族,成长经历中没有太多机会了解伊斯兰。在新闻中看到巴以冲突也会真心希望世界和平,因为无论是巴以双方谁有无辜者死于非命,我都心痛。上帝创造人必会爱人,如果我是上帝所造,也必会显示上帝的此项属性。06年在上大专时开始学习伊斯兰知识,那是有了伊斯兰教名“萨利赫”,意思为“优秀善良的人”。有这样名字的人应该有点侠气,敢于站出来批判吧?后来我做了一个伊斯兰纪实摄影专题,一直拍到2011年年底。
    我对信仰是肯定的,他会给人很多好东西。在伊斯兰的学习中我孜孜以求这些好东西而不得,多年来总是得到各种纠结:以仇恨去解决问题;非穆斯林全都是敌人,穆斯林不愿与其他民族和平共处,甚至不愿与倾向不同的穆斯林和平共处;喜欢把本拉登当做英雄;教长解释问题必须是严丝合缝般的严格,当你借西方为例反思一些问题时就会不屑一听,因为他们都是“异教徒”;汉人对其霸道的无奈……我从小被洗脑还算不彻底,有自由精神,因而便不可能支持滋生专制和恐怖的伊斯兰。另外就是身边的一些穆斯林朋友所代表了清真寺里的大部分人的生活观念给我带来的压力,让我感觉像活在像契诃夫笔下的“套中人”一样的生活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得不到信仰下的那份安宁与坦然。随着拍照片的深入,我不得不戴上面具,钻进套子里。但是压力会慢慢的变大,视异教徒的生命如草芥,即便自己不能去炸,心里也是想着把以色列从世界版涂抹掉。换了你,如果尚有良知,会对这种暴徒似的狂暴心理压力不大吗?总之,变异了的,不纯洁了的伊斯兰思想把我推走了。


二.纠结的来源
    我的各种纠结为什么存在?或曰为什么穆斯林会以如此极端的片面的思考问题?究其渊源:穆斯林自毁长城。有这样一种思潮:穆斯林只需要学习宗教教义,而把自然科学打入冷宫——他们说自然科学知识对后世没什么用,即便现在在让每个穆斯林提起来都心驰神往的圣地,石油富国沙特,全国上下的科技水平也研制不出一台空调。所以若不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出现,伊斯兰文明在1492年格拉纳达战役后就已经消失了。更为悲剧的是,1514年在开发新大陆和文艺复兴的浪潮中,逊尼派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和什叶派波斯帝国之间却为争夺亚欧贸易路线上演了近300年的战争,彻底耗尽帝国的力量,任人宰割。
    帝国在许多细微的问题上纠缠不清,对《古兰经》只做文字表面解释,只强调宗教仪式的形式,把圣行的繁文缛节讲的很细致,忽略了真主启事的实质。即便在不久之前,穆斯林还认为印刷的《古兰经》是罪恶的,《古兰经》必须是手抄的;清真寺不能用电灯,在世界已经被电灯装饰的绚丽多彩的时代里,麦加仅使用油灯照明;土耳其士兵不允许穿西式的裤子,不允许戴有眼的帽子……在这样的纠结之中,伊斯兰世界错过了世界工业革命的末班车。在落后到甚至没有防卫能力的状况下,穆斯林的反应只能是一天比一天发火,愤怒中难免有过激的神经失常者就会用AK47去超度别人,也包括无辜的自己的穆斯林兄弟。自杀式袭击不仅没有能解决问题,还把自身的处境搞得更糟。在伊斯兰社会中长期存在着一种看不到希望的悲观情绪,没有能力改变局面,除了关上门生闷气,再就是鼓励更多无知青年把别人也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愚蠢的思维带来灾难的结果,这就是各种纠结的来源。
    另外,为了写此文再次大量查阅《古兰经》,我真的没有发现以前阿訇说的“和平的宗教”的影子,更多的却是说教,恐吓的成分。过于苛刻和严厉。有这样一个统计:在20多万字的经书里面:486处提到“惩罚,刑罚”;215处提到“火狱”;116处提到“恐惧”“畏惧”;106处提到“砍”,“杀”;98处提到“祸,灾”;95处提到“顺从”;55处提到“严厉”;35处提到“仇恨”,“仇视”;28处提到“烈火”;25处提到“血”;23处提到“恐怖”;仅有的1处提到“宽容”。这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穆斯林各个都是气性子,很容易就被某个词语激怒动刀子,缺乏包容的美德。


三.不吃猪肉
    把不吃猪肉视作是信仰的最高准则,是愚昧,虚妄的体现。无疑,中国的穆民已经退化成一个“不吃猪肉”的特殊群体。回族青年希望找回族对象的原因也就是一条:生活方便,吃饭方便。你再去问问回族的长者,他们也会给你同样的答案。可是恕笔者愚见吃饭是为了活着,可活着不是为了吃饭。但好似这种生命的意义并非来自于一个积极的信念或态度,而是来自于不吃什么,仅仅是一个吃饭准则。因为自己有一半回族的身份的原因,常被朋友问起来是否要找个回族媳妇。我的回答是打死也不找回族的,因为假如为吃什么都能打起来的话,那还有什么事情是打不起来的呢?她们脑子里都是“这也不能吃,那也不清真”,极难伺候;她们不会和汉族家人用同样的菜刀,砧板,炒锅,他们要单独准备一份。因为她们神经质地认为:你即便做饭不用猪肉,但你的锅永远是脏的。即便是这样,他们会被汉族人当成上宾,你再看看那些嫁入回族家庭的汉女,都要被洗肠,受尽侮辱。汉族朋友为了你自己的尊严和父母的尊严,你也得考虑一下。
    我都么希望穆斯林能向坚守“不吃猪肉”一样坚守伊斯兰其他的信条,那么世界将会变得美好很多。认为猪是脏的,不能说“猪”这个字,你让我听到这个不爽的词,我就灭了你!但是比起吃猪肉,喝酒,赌博,不孝敬父母,商业欺诈,恶语中伤他人,挑拨离间,嫉妒,诅咒,这些哪一条也比吃猪肉的罪过更重,为什么穆斯林不主动站出来去像干涉别人养猪吃猪肉一样去制止这些恶行呢?为什么这些行为就可以被容忍呢?不吃猪肉是个人的权利无可厚非,但不吃猪肉从来都不是伊斯兰教的核心价值观,这种信条实际上代表了前文所讲的“不纯洁了的”伊斯兰教——穆斯林忽视了真主启示的真正内涵。


四.标准,你的是非善恶的标准在哪里?
    穆斯林以千百年来《古兰经》“一字未变”而自豪,进而蔑视讽刺犹太教徒和基督徒,因为他们的经典是被篡改过的,于是他们便是“卡菲尔”——“不信道者”,自然应该是被“和谐”的才对。“不变”成为一种标准,如清末很多人认为祖宗之法不可变一样。只要变了就错了,错了就要被消灭,就是这种可笑逻辑!宗教这个东西本身具有神秘性,被不同的人解释肯定有不同的意思,正如一个好老师会让学生爱上学习;一个不好的老师会让学生认为上学是受折磨。伊斯兰的糟糕老师,肩负传播的责任的少数几个识字的“乌里马”,他们坚持“一个字都不能变”,也没有人敢于反对。可以想象没有批判,没有质疑的思想能走多远。
    哪个穆斯林可以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们对于异教徒的仇恨可以千百年“一字不变”。但是发现石油后你们忘记真主其实你们要勤劳,变得懒惰,贪婪,不思进取,这个为什么就可以变呢?愚昧使被控制在政教合一体制下的穆斯林至今依然远离科学,法制,平等这些普世的价值准则和人类应有的权利。回想起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我就发现非洲国家分成两种精神状态,一部分雨林国家非常豪放热情,运动员载歌载舞进入体育场;另一部分伊斯兰国家的运动员就十分胆怯不会笑,又像苦于饥饿很瘦。真是奇怪。“政教合一”在对人思想的控制上很像“党和国家…”,目的就在于如何让人变得更愚昧更好控制,进而道德水平一再下降,穆斯林的行事风格和思维方式处处体现了一种不对称:①我绝对不尊重你的习惯,但你必须尊重我的习惯;②我绝对不考虑你的想法,但你必须尊重我的想法;③我可以诅咒你死后下火狱,但你不能说我不讲理;④我们穆斯林占人口多数时,就可以随便处置非穆斯林;⑤非穆斯林占多数时,必须善待我们。请问你的标准在哪里?“因此,我对以色列的后裔以此为定制:除因复仇或平乱外,凡枉杀一人的,如杀众人;凡救活一人的。如救众人。”(古兰经5:32)
    伊斯兰也并非是最能作乱的。但历史在前进,文明在发展,只有伊斯兰不进则退。其它文明有反省、有交流、有进步,大家都朝文明发展方向的竞赛。只有伊斯兰越来越封闭、愚昧、霸道,完全丧失了进化的能力,只剩下邪恶狡诈的本能。伊斯兰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承认自已的错误。伊斯兰作恶都是有原因的,要么抵赖,要么开脱,要么转嫁,反正都是别人的责任。实在无法逃脱,他们便会绑架历史,说谁谁也干过,然后心安理得地重复历史的野蛮,同时要求享受现代的文明。正如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每个中国人的大脑里都有一个小毛则动,每一个穆斯林的大脑里也都有一个小本拉灯,从未见过穆斯林会因为死人多而难过,反而总是为又搞死多少“卡菲尔”而欢呼。
    野蛮是一种不文明,邪恶是一种反文明,这是它们的最主要差别。野蛮者不知道文明,既不承担义务也不享受规则。邪恶方很清楚文明的规则,并且在试图享受的同时进行破坏,只享受单方面的文明,并通过破坏文明规则获取额外的力量。
    真主不改变一个民族之现状,除非自己改变之。——古兰经


 =================================================================
我为什么退出伊斯兰(续一)   2013-01-25 12:22


一.回放离开前的情景
    我重看了前文,发现言辞确实十分激烈切论断高调。本文回到起点,说那些真实的原因。话说最终选择退出直接原因是因为无法忍受K君,他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K君本质也不坏,只是人过于纠结。见到他就像见到清真寺圈子里的人样会马上抑郁。我和K君接触是在2011年冬到2012年春。K君是日语翻译,帮我补日语。K君是这样教我日语的:他一说错了我就能听出来,我读到哪里了他不知道。他更上心的事情是回族圈子里的鸡毛蒜皮,流言蜚语,以及各种伊斯兰极端思想。往往在仿写句子练习中,我刚读完例句,他就打断我了,又开始张家长李家短了(回族也有张和李两个姓氏)。而且他很像复读机,不停地重复同样的无意义的信息。时间长了我也难免有些意见,但毕竟人家热心帮我辅导日语,我也得顾及别人的感受。所以就忍着,在不短的一段时间内内积蓄着抑郁的精神毒素。
    K君是满族人,五大宗教都接触过,学习过各种宗教知识后最终选择了伊斯兰教作为归宿。虽然各家宗教都学,却变得有些分裂,做事没有什么标准。当然他也有大志向:娶个维族媳妇!他认为维族女孩漂亮,教门(虔诚)。无论在QQ还是短信都不断重复:我给你找个维族媳妇吧!于是又在我读完例句准备造个句子之前打断我:我今年要跟巴哈尔古丽把证领了……虽然他很努力,最终却没有感动他的维族女神。他反倒被请去喝茶,因为有人背后捅刀子诬告他(很敏感你懂得)。作为朋友我当然一直很替他担心。但2012年春暖花开之时,他又看上一个汉穆。此女是典型的女屌丝,某民族大学阿拉伯语专业毕业,在利比亚做过翻译,卡扎菲铁杆粉丝,其极端程度乃我生平第一次所见。她几乎没有朋友,在她看来阿拉伯民族永远是伟光正,希望社会回到穆罕默德时代。于是,在学日语的时候叨叨的内容又变成了她。
    说到这里,你大致对K君有个轮廓了吧?沉迷于伊斯兰的屌丝,复读机嘴碎,女人之外人生再无其他追求。还有一件事K君极度热衷,比讲日语兴奋一百倍,复读机一般得冲洗我的耳道,我也不知道他是否是在羞辱我。12年1月某个周末滑完学去清真寺,那也是我倒数第二次去清真寺。阿訇偷偷摸摸拉我到一边要给我介绍对象。我一听名字就倒吸一口冷气,对方是一个曾发动一切认识的回民帮着介绍对象的神女,是神女不是女神。我根本不想见便应付了一下。后来想必那没出息爱嚼舌的阿訇肯定跑到那女孩家邀功领赏去了,肯定当着他家人夸我,同时又在清真寺里把自己的“伟业”好一个传扬。以至于所有人都认为我们in relationship。很多人都问那女孩,她十分的羞愧再也没脸去清真寺了。据说我就是这样把一个黄花大闺女给毁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千里之外夺人贞操?我也没做错什么吧?我没有答应见面且整个事件包括那个女孩都仅仅存在于我的耳朵里都不曾见过。清真寺只有这种破事儿——你不会看到清真寺组织什么社会公益活动,也不会看到清真寺搞点什么有内涵有素质的文娱活动。就是热衷介绍对象,或是找一堆年轻人凑在一起瞎聊,吃饭,各种乱。
    被K君的思想折磨了半年多,我不知道是否是加入了伊斯兰智商会变低,但我见过的所有的加入伊斯兰的人都比以前更极端更纠结。在这个圈子里,平均文化素质低,没什么正事干就会胡思乱想,恐惧于内心就会消沉极端。跟K君相处,看不到任何阳光,我不想和他一样陷入沼泽。所以我离开了。我了解什么是宗教精神,追求信仰的心不应该被一个人干扰。但是伊斯兰从没给我一丝晴朗。


二.关于前文的评论
    虽然给我带来抑郁,但是还应该说K君是个真诚的人,我只是不喜欢他所纠结的。K君以前问我:“你觉得伊斯兰概括四个字是什么?”我说:“信主独一。”他说:“原来你还知道是信主独一,我问大部分人他们的回答都是‘不吃猪肉’”。
    看了前文一千多条回复,我一下子回到了文革时代,处处充满暴徒思维。有人说我以偏概全,举个例子,中国人吐痰,当然也有不吐的。难道一提中国人吐痰就是“以偏概全”,就可以忽视这个问题吗?说我没读过《古兰经》不了解伊斯兰,这真是个万能无敌的回复,只要说你不了解伊斯兰你就无法被战胜,那你读过古兰吗?穆斯林总会有一个心理定势,外教人总是无法真正了解伊斯兰,即便他的智商再高也不能。评论者无视我对历史方面的总结,把我说的现状理解为我说伊斯兰怎么样……回复中不论谁说,无非是这么几种很程式化的观点。我的担忧却是,毒菜和伊斯兰体制的思想控制下,大多数人很难拥有自己独到个性的见解。评论里充满了暴怒和暴力,只要说任何伊斯兰的不好,哪怕我就说我为什么抑郁的,就是“现行反革命”,或“恶毒攻击社会主义”。回顾历史,往往是越野蛮倒退的时代越爱用暴力,越进步的时代越谦和,越能容得下不同声音。集权思想控制下的落后思想不由让我联想到不同集权体质下的伊斯兰世界有极多相似之处。浅谈几条:1.(外交)都反美,仇视发展起来的国家,坚持自己的制度是最优秀的,是掌握真理的少数人;2.(政治)集权统治,不能有不同声音,管理国家停滞倒退还说不得;3.(民生)有资源有权力的可以穷奢极欲,没资源没权利的可能为了吃饭而去犯罪。还要给人民画饼,让人感觉自己还在天堂;4.(思想)都有主导思想,和主导思想不一样就是异端,思想者就有危险。大学像摆设,科技很糟糕。我的一位鲁西北的同事看完我的帖子跟我说,自己家村子三面环回族村。回民放养专门啃麦苗。父亲的车被回民抢走被殴打。她说见到我之前没有机会认识好的回族人。我还处处维护回族利益,还说我偏激?你也许平时不太思考,现在说真话的都被说成是偏激。


三.真实意图
    我真心不希望陷入无休止且低级的“地域黑”或“民族黑”当中。我有回族朋友,我很珍惜就算我写了前文都能和我很好的朋友之间的友谊。眼下我蹭课的学校有一对伊朗夫妇,很开朗,去学校每次碰到他们都会停下来聊一会。人本非“生而知之”,不同的信仰皆为上帝在不同时代,不同民族将是给不同的使者罢了。各个宗教都有其特定时期,在《圣经》中记叙的犹太人也没少屠城,西方因宗教之名被迫害的科学家也不少。只是我们在现代,思想一味企图保持穆翰默德的话语一字不变注定落后,甚者是成为世界的敌人。自1400年以来,伊斯兰还未曾进步过,依然停留在中世纪。我写出文字目的不在黑谁,而是批判伊斯兰“政教合一”的体制和其所体现出的专治恐怖思想。希望穆斯林能从宗教的桎梏中走出来。穆斯林同样需要自由。前段时间以色列收拾哈马斯,我支持以色列希望他们痛扁哈马斯。因为以军的行动不仅可以保护以色列人,同样可以保护无辜的阿拉伯人免受哈马斯这一极端无耻且是人类文明之癌的组织的荼毒,可以保证阿拉伯人作为人生存这一最基本权利。穆斯林同样是极端伊斯兰势力受害者。我曾经看过一部纪录片,讲述911之后塔利班树倒猢狲散的阿富汗。因为“以物配主”,摄影被禁止。一老汉在街边最最老式的相机前照一张“一寸照”,显影后掏出一摞阿富汗尼。老汉对摄影器材的好奇不亚于我们见到外星人。因为禁止娱乐,塔利班之后的男人们集体在清真寺里手拿麦克K歌。当然唱的应该是宗教主题。我回想起小布什总统在卸任演讲里这样说道:“我经常跟你们他善与恶,这令你们一些人感到不舒服,但善恶存在于这世上,两者之间不会有任何妥协。无论何时何地,把杀害无辜者作为推广意识形态的手段都是错误的;让人们摆脱压迫和绝望是永远正确的”……“当人民生活在民主政治中,他们就不会选举出那些追随恐怖势力的领导人,当人们充满希望,他们就不愿把生命交给暴力和极端主义。”
    伊斯兰的成长和传播充满了游牧民族的习气,炎热地带的居民向来工作效率不太高,因为热人难免爱打哈欠,伸懒腰,想睡觉。长此以往就比较懒散。这就是为什么强大的国家往往处于较为寒冷的地带。当然,炎热地带也有以色列,新加坡。克服了气候自然劣势,励精图治,富国强兵,而穆斯林依旧做着屌丝。这种屌丝精神也体现在K君及我们这旮清真寺的大部分人。当屌丝想逆袭了,艾玛,那就可怕了。伊斯兰的“政教合一”说到底都是不尊重人性的邪恶体制,对人“零容忍”,说弄死谁就弄死谁,并在人与人之间制造仇恨(穆斯林看了一定生气尤其是这一句)。有次主麻日在清真寺外见到一个北卡州研究中东中亚文化的老师和他的两个学生,他对我说“宗教是否能容忍人的罪,是衡量善教和恶教的重要标准”。当穆斯林获得了人身上和思想上的自由,就不必为自身的生存而恐惧,仇恨和暴力。人心趋善,那时便会去寻找《古兰经》里美好的话语:△如果你们行善,那么,你们是为自己而行善,如果你们作恶,那么,你们是为自己而作恶。(17:7);△善恶不是一样的。你应当以最优美的品行去对付恶劣的品行,那么,与你相仇者,忽然间会变得亲如密友。唯坚忍者,获此美德,唯有大福分者,获此美德。(41:34-35);△你们应当以公平的秤称货物。你们不要克扣他人所应得的财物。你们不要在地方上为非作歹,摆弄是非。(26:182-183);△因此,我对以色列的后裔以此为定制:除因复仇或平乱外,凡枉杀一人的,如杀众人;凡救活一人的,如救活众人。(5:32);△你们当崇拜真主,不要以任何物配他,当孝敬父母,当优待亲戚,当怜恤孤儿,当救济贫民,当亲爱近邻、远邻和伴侣,当款待旅客,当宽待奴仆。真主的确不喜爱傲慢的、矜夸的人。(4:36);△你应当必恭必敬地服侍他俩,你应当说:“我的主啊!求你怜悯他俩,就像我年幼时他俩养育我那样。(17:24)……
    中东的变化使埃及人民有了选票,虽说有可能选错,但是已经超好的方向开动,虽然路途艰险满城,但历史的车轮再也不会倒退了。没有一个民族可以被永远奴役。


  ===================================================================
我为什么退出伊斯兰(续2)我知道的穆斯林对外婚姻
1.
    我所谓穆斯林对外婚姻就是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外族之间的婚姻。在这个圈子里待久了,这样的婚姻也见过一些了。被穆斯林表面所蒙蔽的外族人与穆斯林结婚多为悲剧。或许外族入教者自我麻醉真心归顺,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悲剧,但却必须以毁掉自己灵魂,远离自己父母,断绝自己的朋友为代价。这便是与穆斯林结婚的下场。


2.
    我的家乡是个东部移民城市。49年前定居下来的回民因为政治原因汉化程度比较明显。一位老阿訇曾经这样说这个城市的回民——“不吃猪肉的都已经是好回民了”。同时,因为相对的文化素质高,这部分人也几乎从不和拉面党人来往。这部分人当中就有相当比例的人结婚找了汉族。回族特征减少,有的只是自己不吃猪肉,别人爱怎么着随便。笔者妈妈是汉族,在这种环境下嫁入回族家庭,自身并没有太多改变。相反,在妈妈的大力引导下,父亲的回族家庭改变了习惯,习惯过年了,也吃饺子了,食物也丰富了很多(你懂得)。虽说以后家庭出现财产纷争,但一直以来我并没有认为回汉通婚有多大问题(主要还是因为红色年代父亲家庭汉化厉害),直到我在大学时经常跑去当地清真寺了解伊斯兰文化。汉族同学知道了如临大敌,不断开始说服教育我。讲述当地回民有多野蛮,嫁入的汉女怎样受欺负……总之一句话,我不能与他们为伍。我开始觉得以前自己知道的或与并不全面。


3.
    当我后来毕业回家,在清真寺了解到了第一个回汉通婚的当事人。这个故事在清真寺被立为楷模。丈夫是汉族,某民办大学的辅导员。娶了回族老婆之后,断然与家人分锅,他和老婆用一个锅,好像爹妈也能下毒一样。我之前写过穆斯林的一个特点:我绝对不尊重你的习惯,但你必须尊重我的习惯;我绝对不考虑你的想法,但你必须尊重我的想法。穆斯林朋友们,以上的话我并非在侮辱你们。释迦牟尼也曾接受过别人有肉的食物,他的信众不解。释迦牟尼认为即便对方给了肉也未必就是出于恶意,帮助了别人使对方高兴,自己又何必去破坏这样的气氛呢?这可谓“大家好才是真的好”。而穆斯林非常以自我为中心,很少会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问题。我可怜这男人的父母,辛苦把他养大到头来成为“吃肮脏食物的卑贱的异教徒”而被彻底划清界限。清真寺那帮人因其与家人“割裂”而欢欣鼓舞。后来该男还在学校成立了回族学生的聚会,组织回族学生学习伊斯兰。俨然自己也是某个阿拉伯人的后裔。


4.
    后来认识了L。L比我大两岁,河北沧州人。和我一样是回爹汉妈。认识久了L跟我讲述了她妈妈的事。她说嫁入一个回族家庭,就代表着必须完完全全和以前的家庭割裂。过门前必须灌肠,喝肥皂水——完全洗干净。过了门多年来也受了不少欺负和折磨。提到这些时L的眼睛有些湿润,她说多年来妈妈一直坚忍着,因为妈妈一直很爱爸爸,为了爸爸做什么都可以。我想爱如果不是平等的,而是要用来压迫和奴役的,那要爱有什么用?为了一个爱字甘愿被奴役的又是什么心态?L说我年龄小很多事不明白。说她自己年龄大想了很多事才需要更要接近信仰,否则跟汉人一样死后一把火烧了就什么都没有了。L有很强的焦虑和不安,不知道是否与家庭的不和谐有关。


5.
    同时期接连认识了两个嫁给国外穆斯林的本地汉女。第一个是二婚嫁到摩洛哥。整天在家闲着没事做。自己以前有个十几岁的孩子,丈夫不让带过去。她饱受空虚和对家人思念之苦。另一个是年龄大了,纯属迫于压力结婚的。嫁给一个在日本倒腾二手汽车的巴基斯坦人。丈夫无论如何也不让她出门。他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上网,跟她交流最大的感触就是她与世界的脱节,即使她所处的地方是日本。《肖申克的救赎》里的台词用在她身上比较贴切——这些高墙还真是有点意思,一开始你恨它,然后你对它就习惯了。等相当长的时间过去后,你还会依赖它。她开始想要属于她的自由,得不到。当她明白自己就像家里养的一只宠物一样不配有思想,她便开始选择自我压迫,而且慢慢真心爱上压迫喜欢受虐,整日在家里也全副武装地穿着炸弹袍。当她丈夫终于同意她回国探亲,在本地机场,她却因为这个炸弹袍被安保人员严格盘查审问了两小时。如果这两个小时也算是屈辱的话,谁又该为这种屈辱负责呢?如果女性没有展现自己形体的权利,真主为何不直接把女人造成丧失的样子?试问你坚定地做中国人穿汉袍会有人盘查吗?


6.
    作为一个曾记录过伊斯兰文化的人,我也算是个打入伊斯兰内部的外族。也曾接近过这种“穆斯林对外婚姻”。有个常去清真寺的大爷要给我介绍对象,当然这事也不可能有结果。支持我去的只有我的摄影老师,他说你们认识了你可以给她拍照,恋爱中的女穆斯林。见面时对方来了母女两人,内蒙古赤峰人。对方是希望快点结婚的那种。谈话中我听她妈妈说女儿在本地做小学老师,因为午饭问题建议学校全部采用清真牛羊肉。我一听吓出冷汗,姑娘你真是条汉子!绿化急先锋!一个人绿化一个学校!老人家总是跟我说,回民就得找回民,生活上方便。人家看重的是女儿嫁给信仰。什么样的信仰?不吃猪肉就可以。某种饮食习惯就是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吗?


7.
    看到这里很多人又会说我是以偏概全。我也不想自己写的东西有失偏颇,特意参考了回族学者的马强的《跨越边界——中国和马来西亚归信穆斯林田野访谈》一书。书中调查了100多个皈依伊斯兰教的个案,我选择了因为婚姻而改信的,占到总数的1/4左右。这些因为结婚而皈依的汉族(华人)我分析有如下的特点:①委曲求全,精神麻醉。进入传统伊斯兰家庭,外族会被视为吃肮脏食物的卑贱者,极难得到家庭的认同,于是想急于证明自己,麻醉自己;②人云亦云,心理安慰,缺乏思辨。这些人对于伊斯兰都说好,好在哪里却总也说不出所以然。我发现天下阿訇忽悠人的论调都差不多,他们说的和我在以前五年之间听的沃尔兹一样没什么区别。好几位说读者古兰经心里就平静了,怎么可能?心理安慰罢了。③采访中新穆斯林会急于摆出不吃猪肉的立场,比如不和家人用一套锅碗筷,孩子去幼儿园自己带饭等等。不吃猪肉成了有信仰的名片,宗教还没脱离吃饭的阶段如何谈爱,宽恕?④割断和汉人的交往。新穆斯林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鄙视没有信仰的人,这是伊斯兰的通病。再就是自己要摆出生活习惯的对立的样子才算是虔诚穆斯林。⑤开始纠结于细节,比如头巾戴不戴,怎么带;做礼拜用阿拉伯语,汉语还是马来语……以上五点总结就是回族学者记录的汉人加入伊斯兰的幸福生活。另外还摘抄了其中一些人的观点:


▶网上的斩首事件,我刚开始看的时候很惊恐……斩首只是一时的痛苦,但不会受到人格的侮辱。但美国尽可能地去侮辱人格。
▶我信仰的时候有些人怀疑说是否是为了结婚才入教,其实我那时候就知道穆罕默德在他们国家有妻子女儿,我信仰并不是为了他,是我自己的选择。
▶还有一个美国宇航员在月球上听到一种声音,等他返回地球以后发现是穆斯林的唤礼词就归信了伊斯兰教。
▶我的困惑是:天堂到底有没有?我不戴头巾,或者我吃猪肉就会进地狱吗?为什么伊斯兰教认为信仰的会进天堂,不信的就要进地域?是不是太绝对,排斥性太强了?
▶最重要的是我感觉这个宗教比佛教更具科学性,因为它不以物配主,而且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不以物配主的宗教,所以2002年我加入了这个宗教。
▶目前社会中女穆斯林面临的最难解决的问题就是戴盖头,我现在还好,因为自己有公司,心态也放得正,那些给非穆斯林打工的怎么办?况且戴盖头还是主命。我现在只能是尽我微薄的力量,把自己的头巾戴起来,我相信戴头巾的人多了,穿黑袍的人多了,就不为怪了,况且这样还更利于传教。
▶我觉得佛教和伊斯兰教最大的区别是,信仰伊斯兰教可能在心灵方面帮助人很多……信佛教或者信基督,无非就是去那里拜一下,回去还是跟以前一样的生活。现在就不一样,知道什么地方可以去,什么地方不能去;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东西可以吃,什么东西不能吃。
▶我前夫跟我说伊斯兰规定女的不能说离婚,只有男的才又说离婚的权力。我就看了如何做伊斯兰的标准丈夫和标准妻子,我希望检查自己先,看自己有没有错。结果我发现他的价值观竟然不是伊斯兰的,伊斯兰并没有这些观念。
▶男的进教了跟华人基本再很难交真正的朋友,不会像以前那样亲密。所以我现在的交往主要是马来人。
▶在有些华人看来,不结婚都不要紧,但跟马来人结婚就很丢脸……我有个朋友嫁给马来人12年了,但是到现在他母亲都还有问题,说她死的那天如果我朋友不脱了头巾就不让进家门,不让拜山。
▶我入教的时候母亲很反对。他们是传统的佛教徒,不接受回教。到现在也没有认同,我有时回去看一下,我在那里有自己的餐具,自己煮东西吃。


8.
    最后请看了之后不要对号入座,我不是黑穆斯林。我反对的是穆斯林背后的落后思想,“吃人礼教”。正是这种落后的思想滋生恐怖愚昧和压迫,穆斯林正是这种思想的受害者。我之所以要说出来不仅仅是为加入回族家庭的汉女不平,穆斯林妇女受压迫我同样是反对的。诚然,当今伊斯兰确确实实是世界文明的公敌。又有人会说大部分穆斯林都是好的,说我偏激。做坏事的都是穆斯林的临时工了?全国有几个校长JQ幼女?就因为大部分校长都是好的我们就可以姑息那些禽兽校长?揭露出来就是为了让恶行曝光于天下让他不再有。我谈的是标准,任何伟大的思想,美好的愿景,都不能建立在压迫奴役人的基础上,人的生命是最珍贵的。当伊斯兰触动了这条底线,其宗教的合法性就不存在了,便是邪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