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曹长青:奥巴马打黑白牌撕裂美国

推荐者: 言叶 / 日期: 周三, 9月/07/2016 - 13:30 / 时事类标签: 美国

只认“肤色”不管“理念”是人类最落后的一种东西。因人最重要的是思想、是观念、是价值,是“志同道合”,而不是“肤同色合”。只认“肤色”的想法,其实和纳粹杀害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是在一种思维轨道。欧威尔那本被视为批判极权主义的经典作品《动物农庄》中,极权“猪司令”就整天宣扬“两条腿是坏的,四条腿是好的”,就是用形体和种族的不同来做区别,而不是用想法和价值。只认相同的“肤色”和自己的“族群”,也是原始部落主义的遗迹,和现代世界已完全脱节。

但奥巴马作为“黑人精英”,虽然高喊要弥合种族之间的裂痕,但他的做法却明显在继续玩“族群牌”,以赢得黑人选民欢心。他在演讲中,仍强调黑人在美国受歧视,说黑人家庭的恶化是因为“黑人男子缺乏经济机会”,并批评黑人住的地方公园太少,巡逻警察太少,垃圾管理也不当,一句话,是政府的政策“造成了黑人的暴力循环”。他甚至在其自传中,还批评一手抚养他长大的白人外祖母“怕黑人”是“偏见”:“外祖母有一次忏悔说,在街上碰到有黑人从她身边走过时,她有恐惧感。她并不止一次地流露对黑人的成见,这令我畏惧。”

美国黑人的“特权”

奥巴马打“种族牌”,受到很多批评,因它既不利族裔和谐,更不是美国的真实。事实上,美国黑人在教育、就业、住房等多方面,都从政府(从联邦、州、地方)的政策性规定得到平等机会,更由于“黑人照顾法案”(即平权法案)而得到特别优待。例如政府照顾房(房价远低于市场价)多是黑人获得。在就业和入学上,即使考分或程度相同,但由于“黑人照顾法案”,黑人却被优先录取和雇用,即使黑人分数比白人低,有的大学也宁要黑人、拒绝白人。现在亚裔也遭到这种因照顾优待黑人,虽然高分,却被拒绝的情形。这等于黑人不仅获得平等,甚至获得了“特权”,给其他族裔带来“不平等”。

专门研究族裔平等问题的华盛顿民间机构“平等机会中心”主席、知名的西裔学者琳达.查韦丝(Linda Chavez)在今年6月号《评论》(Commentary)杂志发表〈让我们对种族问题尽可能诚实地对话〉专文,用很多数字证明,黑人在美国的地位空前提高。例如25%以上的黑人现在是管理层人员或专业人士;三分之一以上的黑人家庭,年薪愈50,000美元;近半数的黑人拥有自己的住房;27%的黑人夫妇,家庭年入75,000美元以上。

查韦丝在文章中说,美国的“黑白”关系也是历史以来最好的。美国过去几十年的所有关于种族的民调,白人对黑人有“不好感”(unfavorable)的只有10%。2007年美国知名的Pew研究中心做的民调,“不好感”降至8%。这个数字远低于黑人对自己族群的“不好感”比例。

奥巴马不仅无视黑人地位的提高(美国黑人是世界其他地方的黑人羡慕的),更回避黑人本身存在的严重问题。例如,美国常被批评说是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但很少被提及的是,黑人犯罪占非常大的比重。据2003年美国司法部的统计数字,1,000名18到19岁的黑人男子,有21名在监狱中。

1,000名20到24岁的黑人男子,70个在监狱中。这个比例是西裔的3倍,是白人的7倍。2004年,14到24岁的黑人男性,只占美国总人口的1%,但却占全国杀人犯罪的26%。当年美国15%的杀人犯罪,是发生在同样年龄层的黑人之间。

虽然有“黑人照顾法案”,黑人上大学受到特殊照顾,但能够完成大学学业并拿到文凭的黑人,在黑人中只占17%(白人占33%)。虽然美国的公立中学和小学都不收学费,并有免费午餐和校车接送,但黑人学生的退学率是所有族裔中最高的。和奥巴马的说法相反,美国政府对黑人集中地的城市地区的教育投资,远多于对白人孩子较多的郊区和乡镇地区。例如这在波士顿、芝加哥、圣路易等地更为明显。最典型的是黑人比例很高的美国首都华盛顿(因福利好而黑人云集),政府一年在每个学生身上花了15,000美元(是全国平均值的一倍),但那里学生的平均分数,却是全美国最低的。

每四个黑人孩子,三个没父亲

为什么黑人青少年犯罪率那么高?从学校退学又那么多?它不是什么种族歧视或白人政府造成的,它和黑人的不重视“家庭价值”、大量婚外生子、黑人男子不负责任,以及黑人的“受害者心理”有直接的关系。

40年前,有25%的美国黑人婚外生子,在当时已是令人震惊的比例。可到了1980年,这个数字增长了一倍。而现在美国黑人孩子,三分之二以上是单亲母亲,没有父亲。黑人的婚外生育率高达70%(亚裔的婚外孩子比例不到5%)。福克斯电视台“欧莱利的事实”节目几年前引述数字说,在当今美国15到25岁的黑人女性中,未婚生了孩子的高达75%!也就是说,每4个黑人孩子,有3个没有父亲。

孩子的心灵和德育成长,很大程度取决于父母家教。可是绝大多数黑人家庭对孩子都缺乏家教。孩子在没有父亲的环境下成长,本身就带来心理等问题,另外由于是单亲家庭,再加上经济压力等,都导致对孩子缺乏管教的精力和能力,而很多黑人又生好多孩子,更雪上加霜。黑人要这么多孩子,又和福利制度有关:人头多,就可领到更多福利。如有二、三个孩子,母亲就基本不需要工作,可以靠福利维持基本的生活。

奥巴马能有今天,归功于他的白人母亲。他在自传中说,“我父亲是来自肯亚的黑人,母亲是美国堪萨斯的白人。”但他2岁时,他的黑人父亲就和他的白人母亲分居,然后离了婚。后来他父亲回到肯亚,从未管过奥巴马母子。奥巴马说,“是白人外祖父和祖母把我养大。”他的外祖父在二战时曾跟随巴顿将军驰战欧洲,外祖母则在后方的轰炸机生产线做工。他的外祖父祖母不仅抚养他成人,并帮他上了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哈佛等美国最好的学府,他获得哈佛法学博士学位。可是奥巴马自传的题目却是《我父亲的梦想》(Dreams from My Father),好像他的黑人父亲从未抛弃过他们母子。奥巴马是黑人孩子中最幸运的一个,虽然他也成长在单亲家庭,但他的白人母亲和外祖父祖母,都疼爱他,并给了他良好的教育。

为什么对黑人有“成见”?

奥巴马是个特例。很多黑人的贫困,其实都和单亲家庭的结构有直接关系。据统计,在贫困人口中,黑人单亲家庭占37%,而已婚黑人家庭只占8%。婚外生子和单亲家庭,已成为黑人青少年犯罪和逃学比例高的主要原因之一。但这个问题,黑人领袖普遍回避,奥巴马也不敢面对,却把责任推给政府和他人,强调黑人当年做奴隶,是受害者。

“受害者心理”导致黑人不仅对白人,而且对其他族裔也多持排斥态度。1990年代中期的民调显示,黑人对白人“不好感”的比例高达75%!而黑人和犹太人势不两立、水火不容,更是人所共知。对西裔和亚裔,黑人也多持“负面看法”,据2007年的民调,多数黑人宁和白人做生意,也不愿和亚裔、西裔做。他们认为亚裔对其他族群更敌视,并在生意上“诡诈”。

2002年两名美国学者合写出的《黑人自豪和偏见》(Black Pride and Black Prejudice)一书说,据抽样调查,黑人比白人更有“反犹”倾向。有四分之一的黑人甚至相信,艾滋病是白人医生在试验室发明出来的,专为种族灭绝黑人;同时近一半黑人说,黑人社区的毒品和枪支是美国CIA和FBI提供的,以让黑人自相残杀。该书结论说,“正是黑人对其他族裔的偏见,才导致他们相信别人对他们的偏见。”

美国的西裔和亚裔,确实对黑人有“看法”。据美国1990年代中期的民调,西裔和亚裔比白人更倾向认为黑人“靠福利生活”,“不能管好自己的事”。最近的民调显示,44%的西裔说,他们恐惧黑人,“因为他们造成很多犯罪”;在亚裔中,持同感的比例更高,占47%。

奥巴马在自传中提到,他的白人外祖母有一次在等公共汽车时,有个黑人青年不停地、带有攻击性地跟她要一美元。她跟奥巴马说,“如果不是公共汽车来了,我想他会打破我的脑袋。”奥巴马认为这是他外祖母对黑人的偏见。

不要说西裔、亚裔和白人,连黑人自己也怕黑人。曾竞争过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失败的黑人牧师杰西.杰克森(Jesse Jackson)在1993年说过一段著名的话:“我活到这把年纪,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令我痛苦的了:走在街巷听到后面有脚步声,想到可能是抢劫,但回头一看,是白人,于是如释重负。”

《纽约时报》黑人记者霍姆斯(Stephen Holmes)回忆说,1999年他勤工俭学、晚上在纽约开计程车时,“我的宽容和种族团结感每天晚上都接受考验,当衣着特别,尤其是穿着耐吉鞋的黑人青年在路边叫车时,绝大多数时候我都不停车。有时我也想,他们的反应会怎样,但我同时更在想,如果我不这样做,一个判断错误就可能要了我的命。”霍姆斯在纽约开计程车时,有两次遭抢,都是黑人青年干的。

反美疯子成“精神导师”

奥巴马为什么不敢批评本族裔的丑陋、帮助黑人真正健康起来,却要打“种族牌”?因为他从小就对“黑白”敏感,他在自传中写道:“我的父亲与我身边的人完全不同——他的皮肤像沥青一样黑,我的母亲却像牛奶一样白——我对这一点印象深刻。”但更主要的原因,恐怕是因为奥巴马交了“坏朋友”:自青年时代开始的过去20年,他一直受到黑人种族主义份子、他的牧师赖特的影响。911美国遭恐怖袭击、3,000人遇难后的第5天,赖特在教会布道时说:“我们向广岛、长琦扔原子弹,炸死的人比这次世贸大厦倒塌还多,我们连眼都没眨一下。我们用国家恐怖主义对待巴勒斯坦人和南非黑人,现在我们愤怒,因为人家在我们庭院用了同样的方式。这是美国自作自受!”赖特还在其他布道时说,是美国政府发明了艾滋病,要种族灭绝黑人;“美国政府给了黑人毒品、枪支,要残害黑人,却要我们唱‘上帝保佑美国’。不,不,不,上帝诅咒美国!”

但奥巴马却和这么一个疯狂的黑人牧师保持了长达20年的“友谊”,情同父子和“灵魂伙伴”。奥巴马结婚,赖特是主婚人。奥巴马的两个女儿成为基督徒受洗,也是赖特主持的。连奥巴马在做出竞选民主党总统提名人的决定之际,也是和赖特一起“祈祷”的,赖特简直成了奥巴马的“精神导师”。
在赖特的反美狂热广被批评之后,奥巴马还护着他的牧师朋友,说赖特和他的教会是整体黑人的体现。后来因赖特的讲话直接影响到他本人的竞选,在媒体和幕僚的呼吁下,才不得不忍痛割爱,宣布和赖特断绝关系。但20年来赖特的反美狂热、种族主义、黑人受害者心态等对奥巴马的影响,可不是那么轻易“断绝”的。奥巴马现在仍没放弃“黑白”牌,还想借助黑人的肤色认同来打选战,可以看出他仍然没有认识到“赖特是邪恶”,他已慢性中毒20年。

曹长青:奥巴马没能缩小美国黑白对立

美国共和党代表大会,正式提名了川普(特朗普)为总统候选人。为了打败民主党的左疯候选人希拉里,很多非常不情愿支持川普的共和党领袖,也只得在“两害相全取其轻”下支持川普。他们的最主要理由是,川普起码不会任命左派做最高法院大法官(目前因一名保守派法官去世而出现空缺)。如果大法官中左派佔多数,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确立的“人民拥有枪枝权”就受到威胁。

共和党代表大会不仅正式提名总统候选人,也是一次政要名流的宣讲大会,不仅比口才,比人气,更是比政见,比谁的话最引起与会代表们的共鸣。

在迄今为止的代表大会上,最受听众欢迎的,不是川普的模特妻子讲话,也不是他的儿女们,而是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因他口无遮拦、针锋相对地痛批政治正确,清晰、明确地高声喊出:“黑人的命重要”运动(black live matters)是种族主义!

朱利安尼铿锵有力,激情四溢地喊道:难道白人的命、西裔的命、其他族裔的命不重要吗?!只是强调哪一个族裔的命是重要的,实质上是种族主义。其实再往深层里说,这个“黑人的命重要”口号简直是自我作践,等于说:我也是人!

八年前以白人为代表的多数美国人选择奥巴马做总统的时候,一个重要的原因和共同的愿望,是能借此缩小黑白对立,抹掉黑白撕裂的伤痕。没想到过去八年却成了过去几十年(起码我在美国的28年中)黑白对立最严重、冲突最激烈的。

川普这个痞气十足的商人,之所以能出乎绝大多数选情专家意料地当上共和党候选人,实在是托奥巴马的“福”。因为奥巴马政府给美国人民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全感,导致相当一大批人实在受不了! 在“痞子(川普)”和“骗子(希拉里)”之间,很多人宁可选一个“非君子”,也不再向“政治正确”妥协。

川普和希拉里的对决,其优势主要就是这两点:

一是更多美国人民认为自己国家(自身)安全最重要。在佛州奥兰多枪击案后,川普的民调上升了5个百分点。最近法国的恐怖分子卡车袭击案(造成80多人遇难,几百人受伤),德国的阿富汗难民屠杀火车乘客案等,都更引起美国民众的担忧,更提升了“国家安全问题” 在本次大选中的重要性。所以在移民问题上立场强硬,提出暂停接收叙利亚难民的川普,一定会比仍要接收叙利亚难民的希拉里更能赢得选票。有专家预测,如果大选前再发生几次恐怖袭击案,川普就一定当选。

二是美国内部的黑白问题急剧恶化。为什么多数美国人对“黑人的命重要”运动严重反感?因为它掩盖黑人问题的真相,转移问题焦点,煽动族裔对立。

作为总统的奥巴马,在电视讲话中强调,黑人被警察拘捕、枪击致死的数量多于白人,说黑人遇难人数是白人的二点五倍,但他刻意回避的事实是:黑人的犯罪率是白人的七倍!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报告,在美国的强奸和性侵犯罪分子中,黑人是亚裔的32倍!

黑人被警察枪杀,其中不当的部分,绝大多数都是误判、误杀,最后经陪审员审理,当事人的警察被判无罪。美国是法治国家,必须尊重陪审员作出的裁决,他们经过长期审理,掌握和知道的涉案资料最多最详细,所以他们最有资格做出判断,而不是善于用捕风捉影、煽动种族对立的左派媒体。

对曾经枪杀了黑人的当事人警察的法律审理结论证明,没有任何一个警察,仅仅因为对方是黑人,就故意开枪打死他!所以,现在美国黑人和警察的冲突,主要是犯罪率问题,而不是肤色问题。是因为黑人犯罪率太高,才导致了他们跟警察的的更多冲突,以至不断发生恶性事件。警察多是为自卫而开枪,导致悲剧发生。

解决这个问题的出路绝不仅是警察需要提高专业训练(避免误判对方是掏枪),更需要黑人群体,尤其是黑人知识分子,停止利用这类事件煽动黑白对立、黑人跟警察的对立;在致力降低黑人犯罪率的同时,也要普及强化黑人族裔的法治观念,在遭遇警察时,要服从警察(所代表的公权力),如果认为有不公平,应法庭(法治)解决,而不是跟警察直接公开冲突。一位芝加哥的华裔警察说,他们受的训练是,当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时,他们有权开枪自卫,而且一旦开枪,必须击中对方要害,以保护自己。

但奥巴马和大多数黑人领袖,总是强调黑人在美国受到的歧视,永远不忘用皮肤的颜色,来掩盖 “行为的对错”这个真正的问题。这种做法既违背美国的真实,更对黑人状况的改变绝无益处。

实际上黑人在美国的地位和待遇,是历史以来最好的。美国黑人在教育、就业、住房等多方面,都从政府(从联邦、州、地方)的政策性规定得到平等机会,更由于《黑人照顾法案》(即平权法案)而得到特别优待。例如政府照顾房(房价远低于市场价)很多都是黑人获得。在就业和入学上,即使考分或程度相同,但由于“黑人照顾法案”,黑人却被优先录取和雇用,即使黑人分数比白人低,有的大学也宁要黑人、拒绝白人。现在亚裔也遭到这种因照顾优待黑人,虽然高分,却被拒绝的情形。这等于黑人不仅获得平等,甚至获得了“特权”,给其它族裔带来“不平等”。

专门研究族裔平等问题的华盛顿民间机构“平等机会中心”主席、知名的西裔学者琳达.查韦丝(Linda Chavez)几年前就在“让我们对种族问题尽可能诚实地对话”专文中用数字证明,黑人在美国的地位空前提高。例如25%以上的黑人现在是管理层人员或专业人士;三分之一以上的黑人家庭,年薪愈五万美元;近半数的黑人拥有自己的住房;27%的黑人夫妇,家庭年入七万五千美元以上。

查韦丝文章说,美国过去几十年的所有关于种族的民调,白人对黑人有“不好感”(unfavorable)的只有10%。2007年美国知名的Pew研究中心做的民调,“不好感”降至8%。这个数字远低于黑人对自己族群的“不好感”比例。

但另一个事实是,黑人青少年犯罪率很高,从学校退学又很多。它不是什么种族歧视或白人政府造成的,它和黑人的不重视“家庭价值”、大量婚外生子、黑人男子不负责任,以及黑人的“受害者心理”有直接的关系。

40年前,有25%的美国黑人婚外生子,在当时已是令人震惊的比例。可到了1980年,这个数字增长了一倍。而现在美国黑人的婚外生育率高达70%(亚裔的婚外孩子比例不到5%)。据最新的统计,在当今美国15到25岁的黑人女性中,未婚生了孩子的高达75%!也就是说,每四个黑人孩子,有三个没有父亲。

孩子的心灵和德育成长,很大程度取决于父母家教。可是绝大多数黑人家庭对孩子都缺乏家教。孩子在没有父亲的环境下成长,本身就带来心理等问题,另外由于是单亲家庭,再加上经济压力等,都导致对孩子缺乏管教的精力和能力,而很多黑人又生好多孩子,更雪上加霜。黑人要这么多孩子,又和福利制度有关:人头多,就可领到更多福利。如有二、三个孩子,母亲就基本不需要工作,可以靠福利维持基本的生活。

最近有个华人餐馆老板告诉我,他们餐馆的黑人员工说,很多单亲母亲并不是没有男人,而是为了领福利,不办结婚手续。因为单身(带几个孩子),就可拿到政府更多的福利,很多还可以根本就不用交任何税。

奥巴马和黑人领袖们,一再强化黑人的“受害者心理”,煽动黑人闹事,用示威游行,打砸抢(在密苏里州弗格森小镇的黑人烧毁华人餐馆等),甚至公开杀害华裔警察(在纽约),杀害五名白人警察(在休斯敦)等等。这在本质上是谋杀黑人,先谋杀他们的正向的思维,再谋杀他们健康的心理,最后导致犯罪、跟警察冲突而被打死。

所以,怂恿不健康的受害者心态、煽动种族对立、刺激黑人跟警察对立的奥巴马总统和他的左派啦啦队,才是谋杀黑人的真正凶手!

2016年7月20日于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