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陶短房:加拿大无处不在的“政治正确”禁忌

推荐者: 言叶 / 日期: 周三, 10月/12/2016 - 13:02 / 时事类标签: 加拿大, 伊斯兰

移民加拿大后一个很深刻的体会,就是你可以丝毫不关心政治,但“政治正确”禁忌却绝不能当成儿戏,否则你一定会吃苦头的。

我的一个朋友比我早移民几年,她的女儿是在国内出生的,在国内上完了小学一年级,到了加拿大因为语言问题只能“回炉”重读一年级,这位朋友送孩子上学时嘱咐“多和白人同学玩,少跟黑人、印度人打交道”,结果女儿天真烂漫,在学校里把这句话公开说了出来,而且说是“妈妈教的”,这下不得了,学校里郑重其事地写了份“联系书”,把那位妈妈约去“三堂会审”(有三个老师在场)了两小时,直到这位朋友认错并承诺“下不为例”才算罢休。当时我刚到大温哥华不久,朋友谆谆告诫“千万别犯和我一样的错误”,可以指名道姓说“不愿意和某位同学玩”,但只能解释为“性格不合”或干脆“这是我的选择自由”,而绝不能提肤色、种族甚至生活习惯,否则就是“政治不正确”——还有,不要整天说“白人、白人”,这里华裔前辈们已经归纳出一个“政治正确”的专称“西人”。

当然,实际上的种族歧视不但有,而且有时还很严重,在开家长会时也好,后来进入职场和当地客户打交道也好,都能真切地感觉到这点,说是“多元文化”、“种族平等”,但有形无形的歧视、隔阂比比皆是。但这种“另眼相看”是心照不宣的,你可以感受得到,但绝对不会听到别人嘴里直接说、笔下直接写这类语言、词汇,相反,如果你嘴里不小心蹦出一两个有“族裔歧视嫌疑”的词,对方反倒会抓你的小辫子。毕竟人家才是北美生活的“老手”,对什么能说不能做、什么能做不能说,诸如此类的游戏规则早已驾轻就熟,即便实际上是他而不是你在搞“隐形歧视”,结果也往往是你这个“新人”被他理直气壮地抓住了“政治不正确”的小辫子。

北美人的“政治正确”不是说说而已,他们法律意识强,有事没事就喜欢报警。比如,“不虐待动物”是“政治正确”,即便野生动物侵入你家园,损害你的利益,也只能打“911”找专门机构解决,不能自己动手打。我的一位老朋友就曾经抱怨,他居住的城市管理部门以“威胁人类社区”为由在一个冬天“人道毁灭”了十几只小熊,“罪名”不过是它们在居民垃圾箱里翻找吃的,但他用猎枪驱逐闯到自家院中核桃树上的大黑熊却被市公园局罚款(而且根本就没打中)。我家院子里来过一大群浣熊(最多一次拖家带口来了5只),又偷葡萄、又惊吓还年幼的两个孩子,拿起钉耙去打,隔壁住着的一户警察夫妇便郑重其事跑来指责(还专门写了个书面备忘录),说“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当晚浣熊又来,我忍无可忍把两只最大的抓住扔到警察家院子里,折腾了个鸡犬不宁,这之后对方才不再过来指责我们“政治不正确”。后来听说,在东部一座城市,一户越南移民就因为把闯入自家院中的浣熊打伤,被邻居举报,吃了官司。

“政治正确”禁忌是无所不在的,不要以为“北美尊重个人隐私”就可以在“私下场合”放随便点,在“政治正确”禁忌方面不存在什么“公私界限”,我以前打工的一个火锅店老板过加拿大感恩节时请员工及其家属烧烤,酒酣耳热时随口说了几句对同性恋“大不敬”的话,结果还没散席就被不请自来的警察以“公共场合饮酒”(这在魁北克省以外的加拿大是违法的)为由训诫了一番,几天后更发现自己的“政治不正确”言论赫然上了社区英文小报,闹得灰头土脸——而这位老兄至今不知到底是哪位员工或员工家属给“捅出去”的。

华人都重视教育,对北美动辄教职员工罢工、且总是选在开学或学期结束前折腾啧有烦言,对这种事发发牢骚当然是可以的,但如果进而“冒犯”策划、组织罢工的工会组织,那可就是大大的“政治不正确”了,2014年大温哥华地区的公校教职员工大罢工横跨整个暑假,不仅应届高中毕业生拿不到推荐信和成绩单影响升学,开学后中小学生也被耽搁了差不多一个月的上课时间,为此华人曾组织了一个家长会去抗议,结果反倒被打着“政治正确”旗号的各路人马批了个狗血淋头,最后不少华人只好“惹不起躲得起”,贴钱把孩子送到不受罢工影响的私校拉倒。

如果不了解、不理解这种“政治正确禁忌”,有时候就会吃大亏,比如大温哥华地区的UBC校区,有片高级公寓区的边上是个“临终关怀中心”,生活着许多身体健康状况不佳的老年人,而高级公寓的业主许多是华裔(大多为带着孩子独自在加拿大生活的“太空人”妈妈),这些华裔妈妈觉得和一个“经常有死人抬进抬出”的机构做邻居“很晦气”,就联名以“不符合华人传统生活习惯”为由上述市政当局,要求迁走“临终关怀中心”,而这一在她们看来很正常的诉求违反了“尊重老年人”的“政治正确”,结果非但未达到目的,反倒引来各方(包括许多华人组织)的谴责,连累华人声誉都受到不小的影响。

不过“政治正确禁忌”是相对的,在某些特定场合就可能“豁免”,比如公开发表对同性恋的负面言论,在大多数场合是绝对不受欢迎的,但在某些宗教场合(比如教会、教会办的私校)就没关系,再比如公立学校可以演节目庆祝圣诞节和复活节,但要避免“宗教色彩明显”的节目,这是“政治正确”,有些公校甚至排合唱时连“平安夜”这样的歌也会回避,而教会办的私校就没关系,我去年曾看过附近一所基督教新教办的私校的文艺汇演,整台节目几乎都和宗教有关,也不会有人指责他们“政治不正确”